Sep 192018
 

七年之痒这个词,大家经常说,不过起源,估计就不是谁都清楚。这是梦露的一部影片的名字,后来大家发现无论是企业,家庭,甚至政府,都在第七年时间段上面临各种麻烦。

OpenStack存在的问题,其实已经不是痒,就挠一下。基本上是已经无药可救。

逐步没落

我是2010年七月份,入职世纪互联云快线公司,开始搞云计算,公司是IDC,所以也就非常关注美国的IDC领头羊Rackspace,那时候在美国,Rackspace云计算是排名第二的,基本上是中国IDC的学习偶像。

非常巧合,我入职的时候,Rackspace和NASA推出OpenStack的项目。所以也就从哪个时候,一直跟着这个项目,一直走到2017年7月份,OpenStack的china Day,真的整整七年。见证了OpenStack整整7年,从零开始到巅峰,走向下坡路的过程。

现在已经离开OpenStack整整一年,回过头来看看,OpenStack到底有啥问题,遇到什么麻烦呢?屁股决定脑袋,我现在的屁股,应该也可以让我说的清楚一点。

经常有朋友问我未来OpenStack的发展趋势,我就用这张OpenStack邮件列表数量统计图来回答这个问题

邮件列表

图片来源:https://openstack.markmail.org/

现在邮件列表的活跃度,2016年到达巅峰,逐步在下降。基本上也是可以代表OpenStack的热度和发展状况的。这种下降的趋势,其实目前来看,还是很难逆转。

OpenStack社区真正干活,写代码的人,数量多少呢?估计已经不超过20人在全职干活。应该不到巅峰时刻的百分之十。

都不挣钱

其实我思考过,OpenStack存在的各种问题,不过归根结底,就是厂商根本就不挣钱。以前一个笑话,就是OpenStack最大的赢家是OpenStack基金会,每年入账1000万美金。

用开源软件来实现企业的盈利,这个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都是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历史上,linux内核,就红帽实现的盈利。Hadoop的生态圈,至少有2家公司上市。那么对于OpenStack厂商来说,基本还是零。

国内的OpenStack市场,如果从2015年算起,经历了3年的发展和摸索,国内的OpenStack创业公司,基本都已经沦落为高级人力外包的公司。整个OpenStack的市场规模,也不足以支撑OpenStack创业公司的估值。这也导致从2016年,mirantis放弃Pure OpenStack厂商后,国内的厂商也都已经都布其后尘。

从现在看来,OpenStack创业公司上市套现的机会越来越少,也就导致OpenStack投资者也就没啥好日子。

很多朋友抱怨OpenStack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不过说实话,就算把OpenStack做的完美,其实也是无法解决当前的困境,无法盈利。国内OpenStack厂商,最有想法,产品思维的两个厂商,是最先阵亡的,刻通和有云。

TC不作为

OpenStack基金会成立,专门有一个TC,技术委员会,负责OpenStack的技术方向,经过几年的发展,基本已经成为的养老院和老油条。

从2015搞的big tent,大帐篷项目,就是信心过于膨胀,项目从10个暴涨到50多个,不到1年的时间,问题就暴露出来。

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决策不出错,但是出错,不做调整,就是作死。自从2016年Mirantis退出后,OpenStack大量项目出现没人玩的情况下,TC没做任何的事情。

一直到今天,OpenStack项目还是在不断增加,项目参与人手在不断减少。大量的僵尸项目,没人愿意站出来当丑人,直接把项目砍掉。

对比CNCF基金会,目前据说有500多个项目在排队等待孵化批准,批准进入孵化阶段门槛都是非常高,更别说毕业。

企业用户收益差

这点上,在我做容器,paas后,感受更加深刻。对于IaaS来说,他应该是可以给企业带来的效率的提升,资源的节省。不过这个如果和vmware比起来,就基本没啥优势。

国内的私有云市场,主要的客户群体是政府和国企。使用OpenStack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提高企业的竞争力,而是更多为了自主创新。

真正尝试使用OpenStack的企业,带来最大的好处,估计是技术人员的能力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给企业的本身带来哪些改变呢?资源的节省,效率的提升,其实公司是没有感觉的。

企业目前使用资源的方式,还是资源创建者和使用者分开,无法真正实现自服务。运维负责创建虚拟机,开发者负责使用。

当用户无法在使用OpenStack中真正受益,那么放弃就是早晚的事情。

其实我当初走PaaS的时候,对PaaS能给企业带来什么好处,还是有疑问的。不过经过不到半年的使用,就能真正感受到Docker,PaaS平台给企业带来的好处,效率的提升,资源的节省,真的一个数量级别的提升。

K8S and PaaS

容器,Docker对OpenStack来说,其实还不能构成威胁。但是K8S,和PaaS的成熟,确实让OpenStack看不到未来。

很多用户受到IaaS,PaaS,SaaS三层架构的影响,认为PaaS就应该跑在IaaS上面,当年一位朋友,还专门去找新浪的SAE部门的老大,确认新浪的PaaS是跑在IaaS上,还是物理机器上。

其实根本不用纠结这个问题,PaaS和IaaS其实是一个松耦合的,PaaS完全可以直接跑在物理机器上。

我经常问容器厂商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哪些应用是无法跑在容器上的。必须要跑在VM上呢?其实真的没有,或者真的很少,很少。

Snap4

未来的企业数据中心,很可能是PaaS,K8S的天下。

OpenStack其实就算不犯任何的错误,在k8s出现后,其实都很难改变他的下坡路的趋势,无非是让下降平滑一点而已。

技术不是问题

最近好几篇文章,讨论OpenStack,说OpenStack技术复杂,有哪些短板。其实我 是看着OpenStack过来的。我可以说,目前阶段的OpenStack,技术上,还是过得去的。

几大核心项目,提供计算,存储,网络的功能,还是很稳定的。借助OpenStack容器化部署工具,kolla,不仅仅把OpenStack部署好,日志EFK都会部署的很好,目前kolla的社区普罗米修斯已经基本整合好了,再打磨一个版本,应该就用了。

长期用户纠结所谓升级的问题,也顺利解决,甚至可以实现某个组件的降级,例如neutron,你可以上以前版本,因为sdn兼容的原因。

我曾经很霸气回答友商提问,你的OpenStack和我的有啥区别问题。我说我给用户提供的OpenStack,让用户自己可以升级。

kolla即使做的那么优秀,我整整参与了2年,也无法挽救OpenStack的衰退。

Sep 102018
 

公有云的公司讨论的两大热门话题,我想第一是计费,第二应该就是应用商店。IaaS厂商都在想办法做一个应用商店,很可惜,基本都失败了。

当年我曾经也是一个产品经理,调研过各大厂商的应用商店。这里我就做一个总结

虚拟机年代

镜像

把应用放到镜像里,这是最容易想到的应用商店,虚拟机启动后,做的配置,技术上还是可以实现。AWS在2010年的时候,应该就是差不多这种情况。

AWS上有大量的应用的镜像,你启动后,就可以使用,看起来是很方便。不过其实也就是自己使用,很难满足复杂的场景,基本都是 all in one。而且软件的版本,是一个噩梦,一个版本一个镜像,真的受不了。

脚本

很多人自然就想到,base的镜像都是一样,在虚拟机启动的时候,运行相关的脚本,来部署相关的软件。cloud-init,基本就是这个用途。

在国外的网络速度的情况,基本不是问题。不过在国内,基本就没戏了。而且这种方式,还是单机版本,复杂点,就基本没办法。

开发模式

有专门针对开发者的应用商店,因为开发者,有不同版本的需求,就简单lamp为例,php版本,mysql的版本,apache的版本,排列组合太多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把软件都放到虚拟机里,用户选择需要什么版本,就启动相应的组件。这方面,bitnami做的应该是最好的。这家公司,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做了8年,也在不断改进。

Agent模式

为了应用商店能投入生产,能部署复杂的应用,支持灵活的定义,web和数据库,可以合并部署,也可以分开部署。那么就有人想到使用agent来实现。

rightscale,国外著名的云管厂商,就是通过植入一个agent,来对虚拟机进行应用的部署,类似配置管理工具,这样就非常灵活,基本可以实现软件的全生命周期的管理。

通过agent,你可以实现对应用进行监控。那么对于IaaS来说,如果所谓弹性扩展,只考虑cpu,内存,那么是很胡扯的。

Sep 102018
 

我也算是折腾了一年的OpenShift,OpenShift,就是Kubernetes的一个发行版,我的感觉,其实他们相似的地方还是很多,对我的改变并没有想象那么大。

下面总结一下他们的相同的地方

看不到对手

无论是OpenStack还是kubernetes,都是在重围中杀出来,一骑绝尘,根本看不到对手。

OpenStack干掉CloudStack,Eucalyptus,OpenNebula。

Kubernetes,干掉swam ,messos

都是压倒性的优势胜出。

区别就在于,OpenStack胜出以后,就迷失了方向,往自己不擅长的边缘计算,最终只能是一条不归路。

K8s胜出后,社区的想法还是很多,还保持1年4个版本的迭代。

一个是python最大的开源项目,一个是Go语言最大的开源项目。

基金会管理

OpenStack专门成立基金会管理,不过基金会不涉及技术方向,技术方向有专门的TC,技术委员会管理,当big tent,大帐篷策略后,TC的用途也就不大,而且TC混日子的人也多了。

OpenStack官方目前有60多个项目,其实大部分都是僵尸项目,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根本就没生产使用案例。真的能用的项目,应该不超过15个。

k8s,其实也归属CNCF基金会。吸取OpenStack基金会的教训。对项目是加入,孵化,毕业,有了严格的流程。这个可以很好避免。

OpenStack技术设计的时候,很纠结规模优先还是功能优先。公有云为主,还是私有云为主。这个也导致一直无法明确。

我的理解,K8s的功能,逐步的玩企业级发展。无论是用k8s支持有状态的应用,还是让k8s管理vm,方向都非常明确。

架构

看完OpenStack的架构演变过程,再看k8s,感觉相似的地方很多的。

  • Nova==CRI-O
  • cinder=CSI
  • Neutron=CNI

计算,存储,网络,都搞一个,无论是OpenStack,还是k8s,基本都是一样的玩法,让厂商都能参与进来。

目前k8s上没有统一的身份认证,就没有keystone,k8s上,没提供镜像仓库,就没有glance。

事实上也是有一堆的应用,对于OpenStack组件

  • keystone+ldap=keycloak+ldap
  • glance=Quay or harbor

部署

大家都感觉OpenStack很复杂,如果和k8s比起来,其实算是简单的。k8s的部署,单单是一个双向的证书,都能让你折腾一个半天。

但是用户一般感觉k8s比较简单,一个原因,就是k8s自己做的部署管理工具比较成熟。目前红帽的OpenShift,已经采用全容器化的部署方案部署OpenShift,并且容器的管理,也是在Openshift上,真的比较完善。升级的问题,也就变得很简单。

OpenStack目前部署方案的方向也是容器化部署,不过还无法实现用k8s来管理,只能通过ansible来管理。

对我来说,

  • kolla-ansible 部署OpenStack
  • openshift-ansible 部署OpenShift

都是通过ansible来实现。

Feb 222018
 

春节前结果就出来了,上班第一天,整理一下。

会说中文。那么一共是12个项目,11位PTL。zhurong一个人担任两个项目Murano和Solum项目的PTL。

61个项目里,有一部分的基础项目,是属于OpenStack管理的项目,例如 Infrastructure,RefStack,和用户没太多直接关系。真正和用户有关的项目应该就30个左右。

1     * Barbican                             Ade Lee
2     * Blazar                                 Masahito Muroi                               
4     * Cinder                                 Jay Bryant                                 
5     * Cloudkitty                           Christophe Sauthier                        
6     * Congress                             Eric Kao
7     * Cyborg                                Zhipeng Huang                            
8     * Designate                            Graham Hayes                               
10     * Dragonflow                          Omer Anson                                 
11     * Ec2 Api                                Andrey Pavlov                              
12     * Freezer                                 Saad Zaher                                 
13     * Glance                                 Erno Kuvaja                             
14     * Heat                                     Rico Lin                                   
15     * Horizon                                Ivan Kolodyazhny                                 
16     * I18n                                     Frank Kloeker                              
17     * Infrastructure                      Clark Boylan                               
18     * Ironic                                    Julia Kreger                             
19     * Karbor                                  Ying Chen                          
20     * Keystone                              Lance Bragstad                             
21     * Kolla                                     Jeffery Zhang                         
22     * Kuryr                                    Daniel Mellado    
23     * Loci                                      Sam Yaple 
24     * Magnum                               Spyros Trigazis                            
25     * Manila                                   Tom Barron        
26     * Masakari                               Sampath Priyankara                 
27     * Mistral                                   Dougal Matthews                                
28     * Monasca                               Witold Bedyk                               
29     * Murano                                 Rong Zhu                          
30     * Neutron                                Miguel Lavelle                               
31     * Nova                                     Melanie Witt                             
32     * Octavia                                 Michael Johnson                            
33     * OpenStackAnsible               Jean-Philippe Evrard                       
34     * OpenStackClient                 Dean Troyer
35     * OpenStackSDK                     Monty Taylor                                
36     * OpenStack Charms              James Page                                 
37     * OpenStack Helm                  Matt McEuen
38     * Oslo                                      Ben Nemec                                      
39     * Packaging Rpm                    Javier Peña                      
40     * Puppet OpenStack               Mohammed Naser                             
41     * Quality Assurance                Ghanshyam Mann                            
42     * Rally                                      Andrey Kurilin                             
43     * RefStack                                Chris Hoge                                 
44     * Release Management            Sean McGinnis                              
45     * Requirements                        Matthew Thode                              
46     * Sahara                               Telles Mota Vidal Nobrega                  
47     * Searchlight                            Steve McLellan                             
48     * Senlin                                    XueFeng Liu                                
49     * Solum                                     Rong Zhu                                        
50     * Storlets                                  Kota Tsuyuzaki                             
51     * Swift                                       John Dickinson                             
52     * Tacker                                     Yong Sheng Gong                            
53     * Telemetry                               Julien Danjou                               
54     * Tricircle                                  Zhiyuan Cai                                
55     * Tripleo                                    Alex Schultz                               
56     * Trove                                      Zhao Chao                               
57     * Vitrage                                  Ifat Afek                                  
58     * Watcher                                 Alexander Chadin                           
59     * Winstackers                           Claudiu Belu                               
60     * Zaqar                                     Wang Hao                               
61     * Zun                                        Feng Shengqin                                

Feb 082018
 

从2010年到现在,OpenStack差不多走过了8年的历程。2017年,对OpenStack来说,其实算是令人难忘。

OpenStack作为全球最大的Python的开源项目,他所取得的成就,其实是任何一个开源项目都是不容易超越。不过任何一个开源的项目,都会有他的生命周期,上升的过程和走下坡路,OpenStack也是不会例外。

在K8S如日中天的时候,其实OpenStack未来可以讲的故事,空间越来越小。OpenStack走下坡路的过程,其实某种意义,也表明他的成熟,可以让大家像linux一样,使用OpenStack。

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说OpenStack厂商最近几年干啥?除了改改UI,好像真的啥也不干。

回顾

巅峰之作

如果说OpenStack的发展看中国,那么如果2年前,这肯定当笑话。不过到了2017年,真的不得不承认,OpenStack现在比美国还要热门。

2017年7月份,在北京举办OpenStack China day,我想这个应该是OpenStack在国内的最高峰的时刻。我听到我最爱听的评价就是:China Day上的现场Demo,超过OpenStack的峰会。这个时候,其实可以告诉大家,当时China Day上演示OpenStack升级和OpenStack故障的恢复,都是基于Kolla,和我的想法。

这也算是我的OpenStack的最后告别之作,有点悲壮,不过还是不得不承认,OpenStack已经在走下坡路。我是知道大会的实际参会人数的。

大帐篷模式

其实到了2017年,基金会也开始反思当初的所谓Big Tent模式。这个改变,给OpenStack带来什么?

对我来说,OpenStack项目从10多个,直接扩大30多个。不过最后真正活下来的项目,其实真的没几个。如果从我的角度,目前看到,经过3年的发展,真正能投入生产的,就只有kolla的这个OpenStack部署工具。

真正对OpenStack产生威胁的不是Docker,而是K8s。

目前OpenStack基金会,引入kata容器,不过也很难逃脱挂掉的命运。在红帽收购了CoreOS后,其实就真的没啥机会。

信心不足

自从2016年,Mirantis算是部分退出OpenStack,转向K8s。其实背景就是OpenStack无法支撑公司的估值和成长。这种影响,也直接影响到国内的OpenStack厂商。已经逐步没有所谓的pure OpenStack厂商。

基本上所有的OpenStack厂商,都要和用户交流K8s,不然就真的没法出门。OpenStack的基金会,也在考虑如何转型,包括搞出一个kata,改名 Open Infra。

如果从我角度,OpenStack其实有很多不足,计费,监控都远远没达到生产的需求。形同摆设。不过大家都没法顾及。

让OpenStack厂商去折腾K8s,搞所谓的Kata,基本都是死翘翘。

目前单纯的OpenStack,已经无法解决OpenStack创业公司的估值问题,都在寻找出路。

无法颠覆

当我们把OpenStack定义成公有云和私有云,就会发现他在公有云上无法和AWS PK,在私有云上,无法威胁到vmware。这基本就是老二打不过老大,把吃饭的家伙开源出来的故事。

OpenStack对开源产生了很大的贡献,至少大幅提高了Python程序员的地位。培养了大量的开源的人才。

不过在商业上,技术上,和Docker比起来,所带来的变化,真的不是颠覆性的。

市场乱象

国内的OpenStack 2B市场,基本都是靠销售和市场,年底,Gartner出来辟谣,没有搞过所谓的OpenStack厂商评选。

最近两年,国内的OpenStack公司,基本上都已经没在技术上有啥投入,也就导致非常没有追求。都在搞市场。忽悠用户。

两热一冷

随着大家对OpenStack熟悉,也就熟悉OpenStack的游戏规则。OpenStack社区是很民主。

  1. 独立董事
  2. TC,技术委员会成员
  3. PTL,项目负责人

PTL目前半年选一次,独立董事和TC都是一年选一次。其实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大家都比较积极参加独立董事和TC的选举。PTL最近两年,经常出现冷场,很多项目没人想当PTL。

简单点说,干活的,要承担责任的,没人想做。开开会议,指导江山的,大家都比较喜欢。

展望

其实如果展望2018年,国内的OpenStack发展,其实没那么悲观。因为OpenStack没有对手,尤其在国内的国产化的环境下,OpenStack也是唯一的选择,让各方比较容易达成共识。

China infra Day

OpenStack基金会会不会改名,这都是可能的。这是将要在2018年6月份在北京举办的大会,这也注定是一个风向标。

一个美国主导的开源项目,最后在中国繁荣发展,这个本来是我们最开始希望看到的,不过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又感觉我们是否是冤大头,人,就是那么矛盾。

竞争对手

基金会,应该还是会搞出不少的项目,不过这些项目离生产还是很远。目前我也真没看出那个项目,会给用户带来眼前一亮的感觉。

留给OpenStack基金会的时间不多了。

CNCF基金会,其实类似OpenStack基金会,未来会是Openstack基金会的竞争对手。压力真的很大。如果OpenStack的白金会员出现空缺,那么就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也是大概率发生的事情。

其实你看一下就知道,这两个基金会成员高度重合。

Kolla

如果我写OpenStack文章,不涉及Kolla,是不太可能的事情。2018年,kolla-ansible,还是可以笑傲江湖,无人能匹敌。红帽都要使用kolla的镜像,来部署红帽的OpenStack。

对我有实际意义的事情,就是kolla-Kubernetes。因为OpenStack是足够复杂,如果OpenStack可以跑在Kubernetes上,那么其他的所谓有状态的应用,都可以放到Kubernetes上,那么对传统企业来说,Kubernetes就真的能体现出他的价值。

企业内部99%的应用都是有状态的,Kubernetes能不能支撑这些应用,其实就要靠kolla-Kubernetes证明。

华为

目前OpenStack国际上就是红帽,国内就靠华为来扛,哪个离场,都马上会制造很大的悲剧。当年Mirantis宣布部分退出OpenStack,导致很多OpenStack项目的PTL都失去工作,更别说Core。

华为在国内推OpenStack的公有云,这是一件十分凶险的事情,经常有朋友说我老黑华为。如果我夸华为,华为公有云就可以做好,我肯定无条件支持华为。

华为目前是投入2000人在OpenStack公有云业务上,什么概念,2000人一年的工资是多少?如果平均是50万,1年工资就10亿。

华为有钱,可以长期投入,我没疑问。不过如何应对未来的技术的变化,很可能出现的Kubernetes管理资源,而不是IaaS来管理资源呢?

我也只能祝华为好运,因为OpenStack真的靠你了。

Aug 172017
 

从2016年开始,OpenStack项目的PTL从以前的1年选举一次,改成半年选举一次。也就是项目的当前版本开发周期RC1发布前后,就要开始下一个版本的PTL的选举。

根据 https://releases.openstack.org/pike/schedule.html Queens版本的PTL选举将要在8月初举行,首先是提名,如果一个项目提名人只有一人,那么就自动当选。如果超过2人,就要进行投票,在过去1年里,参与过该项目提交过commiter都是有资格进行投票。如果该项目没人竞选,那么这个项目将会很可能移除Big Tent。

目前所有Big Tent管理的项目 https://governance.openstack.org/tc/reference/projects/index.html

OpenStack专门一个一个地方管理项目候选人的竞选 https://github.com/openstack/election/tree/master/candidates

查看ptl是归属那家公司 https://git.openstack.org/cgit/openstack/governance/tree/reference/projects.yaml 根据邮箱就基本差不多。

如果需要进一步,那么可以 http://stackalytics.com 

下面的更新,不见得很准确,不过我应该都是查询过的。有问题大家纠正。说一下我的感受

  1. 红帽投入在加大,应该是PTL数量最多的公司
  2. 华为在进攻,上半年就挖了好几个PTL,目前含金量最高的Nova PTL在华为 ,keystone也是在华为。 Cinder的Pike的PTL,也是在华为。实力已经可以和红帽PK一下。
  3. 中兴拿下两个项目的PTL,可喜可贺。
  4. IBM,Rackspace,HPE,Mirantis正在退出
  5. Chef,Congress,EC2 api,rpm,puppet,RefStack,solum,magnum 都面临前景的问题。
  6. 这次有两个项目没人竞选PTL,Storlets,Deb,另外Fuel,因为公司原因,移掉了3个项目,增加了一个项目shade。 Storlets后面TC选一个当选。
  7. 表扬一下Lenovo ,Cinder项目的PTL
  8. Telemetry项目还是很艰难,PTL竞选邮件都是维持状态。
  9. 会说中文的PTL在增加。中国公司的PTL也在增加中
  Queens (Pike) Queens (pike)
项目 PTL 公司
Barbican Dave McCowan Cisco
Chef OpenStack Samuel Cassiba (Jan Klare) Cloudbau
Cinder Jay Bryant  (Sean McGinnis) Lenovo (Dell)
Cloudkitty Christophe Sauthier Objectif Libre
Community App Catalog Matthew Wagoner IBM
Congress Eric K 个人
Designate Graham Hayes (Tim Simmons) Suse (Rackspace)
Documentation Petr Kovar (Alexandra Settle) Redhat
Dragonflow Omer Anson Huawei
Ec2 Api Andrey Pavlov (Alexandre Levine) 个人(Cloudscaling)
Freezer Saad Zaher  (Saad Zaher) HPE
Fuel Vladimir Kuklin Mirantis
Glance Brian Rosmaita Verizon
Heat Rico Lin EasyStack (inwinSTACK)
Horizon Ying Zuo (Rob Cresswell) Cisco
I18n Frank Kloeker (Ian Y. Choi) Deutsche Telekom (个人)
Infrastructure Clark Boylan (Jeremy Stanley) OpenStack Foundation
Ironic Dmitry Tantsur Redhat
Karbor Chenying Chenying  (Yuval Brik) Huawei
Keystone Lance Bragstad 华为(Rackspace)
Kolla Michal Jastrzebski   Intel
Kuryr Antoni Segura Puimedon Redhat
Magnum Spyros Trigazis  (Adrian Otto) CERN (Rackspace)
Manila Ben Swartzlander NetApp
Mistral Renat Akhmerov Nokia
Monasca Witold Bedyk  (Roland Hochmuth) Fujitsu (HPE)
Murano Zhurong Zhurong (Felipe Monteiro ) 中兴 (AT&T)
Neutron Kevin Benton Mirantis
Nova Matt Riedemann 华为(IBM)
Octavia Michael Johnson Rackspace
OpenStackAnsible Jean-Philippe Evrard  (Andy McCrae) Rackspace
OpenStackClient Dean Troyer intel
OpenStack Charms James Page  Canonical
Oslo ChangBo Guo EasyStack
Packaging Deb Thomas Goirand Mirantis
Packaging Rpm Thomas Bechtold   (Igor Yozhikov) Suse (Mirantis)
Puppet OpenStack Mohammed Naser  (Alex Schultz ) VexxHost(Redhat)
Quality Assurance Andrea Frittoli IBM
Rally  Andrey Kurilin Godaddy (Mirantis)
RefStack Chris Hoge   (Catherine Diep) 个人(IBM)
Release Management Sean McGinnis (Thierry Carrez ) 华为(OpenStack Foundation)
Requirements Matthew Thode (Tony Breeds) 个人(Rackspace)
Sahara Telles Mota Vidal Nóbrega Redhat
Searchlight Steve McLellan HPE
Security Luke Hinds (Robert Clark)  Redhat (IBM)
Senlin RUIJIE YUAN  (Qiming Teng )   数梦工场(IBM)
Shade Monty Taylor    Redhat
Solum Zhurong Zhurong (Devdatta-kulkarni) 中兴 (Rackspace)
Stable Branch Maintenance Tony Breeds Rackspace
Storlets Kota Tsuyuzaki  (Eran Rom) NTT (IBM)
Swift John Dickinson  SwiftStack
Tacker Gongysh Gongysh 99Cloud
Telemetry Gordon Chung (Julien Danjou) 华为 (Redhat)
Tricircle Zhiyuan Cai (Chaoyi Huang) Huawei
Tripleo Alex Schultz  (Emilien Macchi ) Redhat
Trove Amrith Kumar (Amrith Amrith) Verizon Wireless (Tesora)
Vitrage Ifat Afek Nokia
Watcher Alexander Chadin Servionica
Winstackers Claudiu Belu ClouBase
Zaqar  Fei Long Wang Catalyst IT
Zun Hongbin Lu Hu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