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82016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开源社区也不会例外。背后的故事,其实还是很有意思。大家当故事读读就可以。

Kolla的项目是2014年9月份,Steven Dake创建的,作为TripleO的一个子项目。当时Steven Dake还在红帽公司,估计是没有受到公司的重视,出走思科,代表思科来推动Kolla这个项目。

TripleO的项目,本来是HP发起,不过由于Docker的出现,当时HP当任的PTL,直接辞职不干,放弃,认为做下去已经没有前途。结果红帽把TripleO接管过来,继续推动。

2015年,OpenStack采用big Tent的模式管理项目来应对Docker的威胁,Kolla项目在2015年8月份进入的Big Tent。

OpenStack的项目现在已经很多,不过有一个惯例,如果没有红帽,Mirantis,Rackspace,HPE,IBM支持的项目,其实是很难活下来的,你可以看到目前在Big Tent底下的项目,很多都已经快要没人了。

你很难想象一个项目没有:红帽,Mirantis,HP,Rakcspace,IBM参与,Kolla项目的活跃度,各个指标,其实都可以算是10大热门项目之一。

对于Kolla来讲,真的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能走到今天这样,是非常不容易了。下面把Kolla的经历都给大家讲讲。

看他经历过那么多的风浪,还能发展那么好,你就会对Kolla项目更有信心。

当前Ocata版本Kolla的Commit数量分布图 2016年11月28日

Snap3

 

核心成员Sam Yaple出走

在Mitaka版本发布后,Sam因为个人原因退出,Sam有多牛的一个人呢?至少在我看到过OpenStack社区里干活的人,我认为他真的是神。Sam最开始是代表Rackspace,后来独立身份贡献Kolla项目。

OpenStack容器化,有那些难点呢

  1. Neutron容器化
  2. libvirt容器化
  3. qemu容器化
  4. mysql群集
  5. rabbitmq群集
  6. Ceph
  7. 控制节点的HA

你无法想象,上面所有的功能,全部都是一个人在半年内完成。而且你会发现这些完成的功能,是没找到任何的bug。可以这样说,Mitaka我拿去给客户部署50个节点的时候,那是第一次在真实机器上部署,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你有机会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真的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Sam的退出后,后续的Newton版本,会如何呢?其实我当时心里是有一个很大的问号。不过终于扛过来。我想真正的原因是大家都看到OpenStack容器化是未来,很多企业都进来尝试,也导致在Newton版本完成的功能,Feature,超出Steven Dake的期望,基本把Big Tent的所有项目都集成,Kolla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Mirantis放弃

Kolla上的Ubuntu支持,其实是Mirantis支持实现的,当时在Mitaka版本的时候,Mirantis力推kolla-mesos, 不过到Mitaka版本发布后,宣布放弃,要自己搞Kubernete的OpenStack。

Mirantis也正在容器化OpenStack的过程中,策略一直都摇摆不定,也就导致最后收购TCP Cloud,裁员。

Fuel的头号敌人,应该是Kolla,而不是红帽的RDO

红帽退出

Steven Dake,是红帽出来的工程师,其实也是有红帽情结的,Kolla对红帽操作系统支持很好,同时也吸引了很多红帽的工程师过来参与,在Kolla的发展历程,红帽的工程师,贡献是很大的。不过Newton发布后,红帽基本把所有的员工撤退回去。

红帽干了一件很纠结的事情,考虑在TripleO里利用kolla实现容器化,实现OpenStack是升级。

红帽在OpenStack上,有时候就和华为一样,手上的牌,永远都是最好的,但是有时候,真的晕招连连。给Mirantis逼着,刚刚松口气,还是要继续走TripleO不归路。

在Ocata版本里,Kolla的社区,开发者,参与者,其实更多,更活跃,更广泛。

IBM的离开

其实IBM当时有1位工程师,因为项目原因,派来调研Kolla,对Kolla项目做了很大的贡献,Kolla的Kuryr项目,就是他努力实现的。

不过由于工作的原因,离开的IBM,后来回归IBM,已经不从事相关的工作。也就导致IBM已经没人参与Kolla的开发。

IBM自己内部的Power的OpenStack产品,也在尝试使用kolla来实现容器化。

Intel的摇摆不定

大家从新闻里,其实应该都可以看到,Mirantis联合Intel,Google一起,要搞K8S管OpenStack,风头很猛。江湖的传闻也就很多,Intel在Kolla的投入,会不会减少,甚至撤走呢?

其实很多人都是有疑问的。不过在Ocata版本里,Intel当选的Kolla的PTL,公司在Kolla的投入,还是保持着,继续推Intel的各个组件Dpdk,各种新的技术。

Steven Dake离任

Steven Dake在Newton版本结束后,决定不担任PTL,那么这个时候Kolla的团队里,是否有人能扛起PTL的这个重任呢?

其实目前OpenStack很多项目,想当PTL的人不多。很多项目,都是没人竞选。Kolla这次核心团队里,有两位成员站出来竞选,最后Intel的员工当选。

一个开源项目,如果过分依赖一个人,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项目因为创始人离开,导致项目停滞不前。Steven Dake这点其实做的很不错,在不断的培养和物色PTL的候选人。让团队充满活力。

其实Steven Dake以前是Heat的PTL,一个人可以同时创建两个那么成功的项目,真的是非常难得。

Kolla为啥能成功呢?

Kolla的成功因素真的很多,不过从技术上来讲,就是他的时间点非常好,没有成为先烈。都是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情。引用Kolla项目的Core张雷同学整理的一个路线图,大家有机会听听张雷同学的解读。

Docker 1.10版本,是2016年2月份发布,对于Kolla来说,或者OpenStack容器化,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版本,解决了所有技术上的挑战。如果有公司吹牛说他在2015年就实现OpenStack容器化,你就当笑话听就可以。

如果没有2016年2月份发布的Docker 1.10,那么根本就是不可能真正做到OpenStack 100%容器化,并且投入到生产使用,这点对于Mitaka版本来说,也是无比的重要。正因为赶上了这个好时光,Kolla的Mitaka版本,就已经可以投入生产使用。

Snap4

Kolla的下一个挑战,就是K8s,目前Steven Dake在负责这个事情。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